来自莫泽尔的爱

[翻译]Tomorrow I Will Wake Up In Your Bed 5

阿赫_:

对不起大家!!大一狗刚开学的生活出乎意料的忙碌(躺倒哭


拖欠了两周的更新……争取假期结束前把章6也更上来。因为其实整理之后发现第5章是最长的一章了😂😂然后就是最后四章比较长,所以接下来的大部分章节应该会翻的快一点的!


前文链接从现在开始只做第一章和前一章啦~


第一章:http://berthapetofi.lofter.com/post/1caf510a_75ef38f


上一章:http://peigenjuan.lofter.com/post/253724_c59f18a


阅读须知:


1)本文波猪


2)第五章里有很多惊喜人物出场


3)水托提及(只有一句)


4)后面的歌词是原作者翻成英文的,歌曲本身是西班牙语,歌名《Bailando》,我实在没有翻译歌词的能力所以就保留了英文版,还是很好看懂的啦麻烦大家😂歌词中间穿插的段落里有很多和歌词呼应的地方,所以大家还是要看歌词的撒(心


5)“***”分界线之后的故事很值得期待喔!!




Chapter 5




接下来怎么办?


用毛巾擦干头发的时候卢卡斯安静地想。没错,他刚刚和巴斯蒂安一起洗澡来着。不不不他们可没有玩浴室play啥的,而且卢卡斯觉得这样就挺好,他很享受在巴斯蒂安洗头的时候可以自然地用手抚过那个金发人的脊背——好吧,他承认在巴斯蒂安从喷头下走开的时候拍了他屁股,因为实在情难自禁。但他想表达的是,他们在做一对相爱的人所会做的一切,而不仅仅是围绕性。是的,他们相爱,卢卡斯对此坚信不疑。他以前从未想过要给这段感情冠以爱字,尽管实际上他一直都爱着巴斯蒂安。澄清一下,不是他对朋友、兄弟甚至是对他妻子的那种爱,而就是,见鬼,对巴斯蒂安的爱,独一无二的那种。他不知道这确切是种什么感情,这种让他悸动不已、如梦幻真的感情。


但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显然这已经不是一场梦了。但如果这确确实实还是一场梦的话,就一定是像盗梦空间里演的那样,身在梦中不知梦的梦境,梦中梦之类的。这可能吗?问题是如果说不可能,那还有什么别的可信度更高的解释吗?卢卡斯已经不知道要从何想起了。当然,还能在这儿和巴斯蒂安一起他觉得非常快乐,但如果他永远回不到真实世界中去了怎么办?


他心一沉。那路易斯要怎么办?


他是卢卡斯现在唯一的牵挂。从巴斯蒂安的话来看,他把他丢在了科隆。但伊维萨确实不是小孩子该来的地方不是吗?考虑到巴斯蒂安是要过生日,所以他选择来这座岛上庆祝没什么好奇怪的。而卢卡斯本人出于想和巴斯蒂安独处的意图,把路易斯交给莫妮卡一段时间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说起巴斯蒂安,这个巴伐利亚人对今早他脸上的泪水盘问了好久,不过卢卡斯只是轻描淡写地把它们擦掉,告诉对方自己是太高兴能和他在一起,这叫幸福的眼泪。这绝对是实话中的实话,没人比他更清楚这些话是有多么真心。巴斯蒂安古怪地看着他,但也没有再纠缠下去。


有东西打了他后背一下,卢卡斯转过身,撞见了一个笑嘻嘻、依然赤裸裸的巴斯蒂安,手里拿着一条毛巾。他就是拿这东西打了卢卡斯一下。波兰人阴险一笑,瞄准巴斯蒂安的下半身回击,因为金发人肯定会立刻转身,这样毛巾就响亮地打在了他的屁股上。巴斯蒂安怒吼,转身攻击卢卡斯的前臂。波兰人再次反击,然而这次不是用毛巾,而是用手直接在巴斯蒂安双臀一拍。


巴伐利亚人被他拍打的地方立刻红了起来,卢卡斯确定这一下已经加入了他在巴斯蒂安屁股上留下的痕迹收藏,和它旁边的那块一起。


“你犯规!”巴斯蒂安叫嚷着,向他猛扑过来。


最终两人在床上滚成一团,卢卡斯正想着是时候可以把错过的浴室play给补上,巴斯蒂安就从他身上挣脱开来,喘着气说:“现在不行。快点,咱们要出去。”他把卢卡斯推到一边,走下床去。波兰人呻吟着,扑通一声翻倒在床上。他已经半硬了。


“为什么?”他像个小孩子一样哀嚎。


“因为现在已经两点了而我快要饿死了!”巴斯蒂安弯下腰在包里翻找,给了卢卡斯一个毫无遮掩的臀部全貌,真是美如画。波兰人用手肘撑起自己,享受地打量着巴斯蒂安光裸的后背,直到对方转过身来。那金发人皱起眉。


“你刚刚在看我的屁股?”


卢卡斯挑战地扬起眉毛。“不然我该看哪儿?”


巴斯蒂安眯起眼睛,慢慢走回床前,用他一贯的步态,用卢卡斯的话来讲就是在任何人眼里都是性感无比。金发人爬上床来向他接近的时候,卢卡斯的心砰砰直跳。“Hey,”他倾身向前在卢卡斯唇上一啄,脸颊微微泛红,“我本来不想说这些,鉴于你早就被惯坏了,但是趁现在天还亮,我们还是到阳光下去玩点什么比较好。反正等晚上的时候,我们总能满足你的愿望,你明白……的吧?”声音越说越小。他的手指沿着波兰人的胸口轻轻划下,目光落在床单上,而不是卢卡斯的双眼。后者确信巴斯蒂安现在正非常窘迫,并且一个羞赧的巴斯蒂安可以把原有的性感程度再翻一番。他的话听起来太像是个保证了,让卢卡斯觉得有点呼吸困难,满脑子都是刚刚巴斯蒂安承诺的事。


他低头吻上巴斯蒂安的嘴唇。“没问题,宝贝。”然后抓过金发人的手拉着对方下了床。


于是他们穿好衣服,一路向罗伯托和他的船员们问下午好,溜溜达达地走到了阳光下,巴斯蒂安穿着T恤和海滩裤,而卢卡斯穿了一件背心。他们打算就在海滩上玩一天。太阳很毒,他们打车去了Playa d'en Bossa,一到目的地就赶紧在沙滩边上的一家餐馆吃了顿迟来的午餐。


随后他们就返回了炽热的金色沙滩,租下了两把躺椅,不过还没等卢卡斯往上坐一下,就被飞快扒掉衣服的巴斯蒂安拖进了宝石蓝的海水中。


他们游了会儿泳,但主要还是到处玩闹,站在水里等着大的浪头拍来,然后一起扑上去。他们互相打趣,卢卡斯嘲笑巴斯蒂安一个三十岁的老男人还玩这些傻乎乎的儿童游戏。巴伐利亚人试图对他这种大不敬的发言施展锁头术外加挠痒报复,不过卢卡斯在金发人发动袭击之前就抓住了他,把他拽进怀里死死摁住。金发人装出一声落难少女式的尖叫,然后两手环紧试图把他抛进海里的卢卡斯的脖子,把他也拖了下去。


过了一会儿,他们离开大海回到岸边,发现这里有新的明星到访,他们的粉丝在沙滩上围了一圈。内马尔、丹尼阿尔维斯和Co*正坐在人群中央的沙滩椅上。


没错,这个时候内马尔确实在伊维萨不是么?巴斯蒂安停下了脚步,显然也在想着要上前去和他们打招呼。波兰人握住巴斯蒂安的手,向人群中间挤进去。“内马尔!请给我签个名好吗?用我的血签在我的心口上就好。内马尔!男神,我爱你!”毋庸置疑,他的大嗓门引来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巴斯蒂安双手掩面,在别人眼里可能会觉得他是被吓到了,但以卢卡斯对他的了解,这人绝对是在偷偷对他犯蠢的男朋友(本来也很蠢)发笑。波兰人的笑容更深了。内马尔抬头张望,眼中有一瞬间的困惑,紧接着认出了他们。


“波多尔斯基?施魏因施泰格?”内马尔和阿尔维斯同时从椅子上跳起来。卢卡斯拉着巴斯蒂安继续向巴西人走近,周围的人群给他们让出一条路来。内马尔和阿尔维斯向这一对儿伸出手,四个人互相握手问候,友好地拍拍对方的后背。


“遇到你们真高兴,伙计。”在巴斯蒂安和阿尔维斯拥抱的时候,卢卡斯拍着内马尔的肩膀如此道。


“没错!昨天是不是施魏因施泰格的生日?”


“Aha!”卢卡斯搭上巴斯蒂安的肩膀,把他揽到身旁。


“迟到的生日快乐。”阿尔维斯说。


“谢谢。事实上我在打算晚上去帕卡玩,咱们可以一起。我是说,如果你们没有其他安排的话。”巴斯蒂安眨眼。


“听起来很赞。我们没别的安排,没问题。”内马尔笑着说。


他们又聊了很多别的,比如说你们住哪儿啊,打算在岛上待多久之类的。最后还一起玩了沙滩球,加上内马尔的家人和朋友们。等到所有人累的都玩不动了,他们就懒洋洋地躺回沙滩椅上,点了饮料来喝。一个慵懒的夏日午后,卢卡斯觉得自己可以永远就像这样生活下去。大约到六点钟的时候,他们挥手道别,约好在帕卡再见。


他们打车回到了小船坞。在走回游艇的途中注意到有一群人正围在什么东西旁边,或者说,什么人旁边。


“帕丽斯,帕丽斯”


声浪并不是清晰,不过卢卡斯还是可以辨认出来。帕丽斯?希尔顿?好吧,这位是他没想到的,不像贾斯汀比伯、奥兰多布鲁姆或者他们刚刚遇到的内马尔。而且卢卡斯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她。


“你说咱们去找她合影怎么样?”他靠过去问巴斯蒂安。


“你想和帕丽斯希尔顿合影?”金发人扬起眉毛,“为什么?”


“为什么不?”卢卡斯好奇地转向他,不过当他和巴伐利亚人视线相碰的一刹那,他瞬间明白过来。他以前也见过巴斯蒂安吃醋,好吧,事实上是经常见到。每当卢卡斯让他觉得前者和他之外的谁谁关系更好的时候,巴斯蒂安就会吃醋,不开心的情绪会写在他的每个表情、每个举动、说的每句话里。不过他从没见过巴斯蒂安吃女孩子的醋,可能是有一两次他在嫉妒莫妮卡,但至少从不会表现的很明显。不会像现在这样。


“什么啊?Schweini,你在吃醋吗?”卢卡斯困惑不解。


“并没有。最起码我比她要年轻。”巴斯蒂安嬉笑道,让卢卡斯明白过来金发人只是在逗他玩。他一定早就习惯了卢卡斯内心住着一个狂热饭的事实,遇到其他名人的时候Squee不停才是常态。“快去啊,”巴斯蒂安抓着他的手腕拽他过去。帕丽斯在漫步然后整个人群就在旁边跟着她移动。“你干嘛不像刚才对内马尔一样也对她大喊?看看她会什么反应。”巴斯蒂安靠在他耳边说。卢卡斯挑眉。


“你还是吃醋了对吧?”


卢卡斯不知道她是否能认出他们来。见鬼,他都不知道她晓不晓得德国队赢了世界杯。当他们走到她跟前时,一个保镖上来把他俩拦在了几步之外,不过他立刻就认出了这两位德国国脚。


“请问我能和希尔顿小姐合个影吗?”卢卡斯向保镖先生露出他最迷人的笑容。他不知道这种手段对男性管不管用,显然用来对付巴斯蒂安是没问题的,但这说明不了问题对吧?


“当然。”保镖回答,示意他们可以过去。卢卡斯绕过保镖。


“帕丽斯!”他喊道,就好像是她的朋友,虽然不是。帕丽斯转向他。


“噢,”她说道,推了推墨镜,“你们是足球(soccer)运动员。”


棒极了,至少她知道他们是哪种运动员,尽管在这个大洲上不是这么叫的,但是随便啦。“没错,我们是德国球员(footballers)。我是卢卡斯波多尔斯基,很高兴见到你。”他伸出手,帕丽斯回握。


“我是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巴斯蒂安依样画葫芦。


“请问我们可以跟你合张影吗?”波兰人直奔主题。帕丽斯嘴角上挑露出一个招牌笑容,回答道:“当然。”于是他们站到她两边,请保安用卢卡斯的iPhone拍下了这张合影。“非常感谢!”波兰人拿回手机后,回身向帕丽斯道谢。


“事实上,我打算在吃晚饭之前喝上两杯,要不然一起?”帕丽斯问道。


“噢,”卢卡斯停顿了一下,快速看向巴斯蒂安请求许可。巴伐利亚人回应他的视线,不过他橄榄绿的双眼把一切情绪都藏得很好。对方什么表态都没有,所以卢卡斯就索性转回目光,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当然要!Aha!”


他几乎看到巴斯蒂安翻了个白眼。


他们跟着帕丽斯还有帕丽斯的随从们走上她的游艇,随后小酒会就开始了。巴斯蒂安的情绪在看到有酒出现在视线范围之后明显上升。他点了金汤力,而卢卡斯就要了一瓶可乐,无视掉船上所有人对此的纠缠。


帕丽斯不怎么说话,主要是她的男旅伴们在问两个德国人他们的世界杯故事,还有足坛最近的大新闻,比如大转会窗,还有德甲和英超。卢卡斯是聊天和逗趣的主力,从始至终都处在舞台中央,总能用他的幽默逗乐包括帕丽斯在内的在场每一个人。巴斯蒂安则坐在那里,轻啜着不知道是第几杯的鸡尾酒,十分缄默,但他温柔翘起的唇角却从来不曾落下。


天色渐渐暗下来了,帕丽斯和他们约好过会儿也一起在帕卡碰头。回到自家游艇后,两个人——分别——冲了个澡。之后他们在月光下溜达散步,随便找了个饭店吃了顿简单的晚餐。


帕卡的派对在午夜时分准时开始,那个时候巴斯蒂安是很清醒的。好吧,他自己说的是在帕丽斯的酒会后有一点点迷糊,不过卢卡斯觉得没什么可能再让他醉得一塌糊涂了。


俱乐部的光线很暗,不过有一些五颜六色的小彩灯闪烁不停。卢卡斯一直对这种地方没什么好感,因为他会觉得自己随时要瞎。一家Wirtshaus会比这种好得多。


他们在VIP包厢里,分别点了自己喜欢的饮品,随后就懒洋洋地倚到沙发上,用一些会让他们暖和起来的酒品热身——主要是巴斯蒂安。一如既往地,时不时有粉丝认出他们然后过来合照。


第二波到达的是内马尔他们。这些人和他们拥抱,友好地拍背,并且给巴斯蒂安献上了迟到的生日祝福。帕丽斯和Co来得晚了一些,当时俱乐部已经人满为患了。大家一起拍照、碰杯还有跳舞。当他们俩也一起踏入舞池时,卢卡斯知道巴斯蒂安早就已经醉了。


I see you and this takes my breath away


When you look at me I feel my heart


(My heart beats slowly) 


And in silence your look tells a thousand of words


The night when I'm begging of you not to let the sun rise


这是一首西班牙歌曲,不过卢卡斯大概知道歌词的意思,别忘了他是个翻译行家。好吧,是说他以前听过这首歌,然后Google了歌词的译文,就这么简单,不过他真的认识不少西班牙语,知道这点就好。


(Dancing, dancing, dancing, dancing) 


Your body and mine filling the void


Moving up and down (up and down) 


(Dancing, dancing, dancing, dancing) 


That fire inside me is driving me crazy


It's filling me up


他感到有火焰在体内燃烧,不确定这是源于他喝下的过量的酒或是别的什么,毕竟现在巴斯蒂安正紧紧靠在他的身上。而且他们在跳舞(bailando*)。两个人相碰的时候他能清晰地感受到金发人身上的热度,他们俩贴得太近了,仿佛要在夜色暗沉中合二为一。


With your physics and your chemistry and your anatomy


Beer and tequila and your mouth with mine


And I can't take it any more (and I can't take it any more) 


And I can't take it any more (and I can't take it any more) 


With this tune, your colour, your fantasy


With your philosophy my head is empty


And I can't take it any more (and I can't take it any more) 


And I can't take it any more (and I can't take it any more)


当巴斯蒂安把手臂环上他的脖颈,把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再拉近一些的时候,卢卡斯感到有点喘不上气来,大脑一片空白。倒不是说这个举动本身有多惊人,可能是归因于身边有几百人在场再加上卢卡斯自己正如此陶醉于爱情之中。


I want to be with you, to live with you


To dance with you, to have


A crazy night with you (a crazy night) 


And kiss your mouth (kiss your mouth) 


I want to be with you, to live with you


To dance with you, to have a crazy night with you


With a tremendously crazy one


他想要亲吻巴斯蒂安的嘴唇,没错,这双柔软的粉色唇瓣就在几英寸之外。即使已经醉得有些混沌,加上光线的暗淡,他依然可以想象出它们的温暖,那种湿润的触感,还有带给他的如电流般涌下脊柱的情潮。他想要和他在一起,永远永远,和他度过一个个疯狂的夜晚。他想和他一起生活。


You look at me and take me to another dimension


(I'm in another dimension) 


Your heartbeats accelerate my heart


(Your heartbeats accelerate my heart) 


What irony of fate not being able to touch you


Embrace you and feel the magic of your smell


而且没错,他知道自己正处在另一个次元(dimension)。而这件事,这所有发生的一切,都不仅仅是他的幻想,这是真实的,在某种程度上,或者也许只是他太希望这是真的所以就这样成真了,他说不清,他现在已经没法正常地(straight)思考问题了。不,他不是直的,打昨天他纵容自己去亲吻那位巴伐利亚人的时候他就知道了。不过都随便啦。此时此地,在这个全新的世界里,他可以触碰巴斯蒂安,拥抱他,感受他气味中的魔力,这些他在曾经的世界中做不了的事。但卢卡斯依然是同一个人,不论在这个世界里还是在另一个,他的思想、他的心灵、他的身体都属于唯一一个卢卡斯波多尔斯基。而尽管巴斯蒂安看起来比他以前见过的任何时候都要快乐,卢卡斯也知道这还是同样的巴斯蒂安,他最好的朋友;而如果他想要亲吻此处的巴斯蒂安,他一定也会想要亲吻彼处的那一位。


在反应过来之前,卢卡斯突然向前倾身,用亲吻将两人的嘴唇封缄。


他听到周围爆起了欢呼声,意识到每个人都在给他们喝彩,这又提升了他的勇气值。卢卡斯可以感到巴斯蒂安抵在他双唇的笑容,金发人加深了这个吻,身体贴得更紧。他搂在卢卡斯后颈的手滑上波兰人的脸颊,把他的脸捧在手上由此可以完完整整地品尝对方唇瓣的味道,就好像他希望卢卡斯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站好,让这个吻能够持续到永远永远。


I want to be with you, to live with you


To dance with you, to have


A crazy night with you (a crazy night) 


And kiss your mouth (kiss your mouth) 


I want to be with you, to live with you, 


To dance with you, to have a crazy night with you


With a tremendously crazy one


卢卡斯把一条手臂环上巴斯蒂安的腰,把他搂得再近一些,如果说两人之间还有什么空隙的话。是的,他也希望这个吻可以永远持续下去。


现在喝彩声中又添加了其他的喧闹,而卢卡斯最终还是不情愿地结束了亲吻,更多是因为呼吸不畅。等到他适应了这个包含着在巴斯蒂安的嘴唇、巴斯蒂安的味道、巴斯蒂安的热度之外的东西的世界时,他注意到了VIP包厢的人群中另外一对受关注的目标。人群让开了一条路而他能清楚地看到他们时,卢卡斯不由得挑眉,意识到这两个人究竟是谁让他觉得备受惊讶。


“吻他!吻他!”


“你们要向德国人认输吗?最好不要!”


“快来,让他们看看西班牙人是怎么接吻的!”


起哄声比之前的还要响亮,卢卡斯愉快地笑了起来。费尔南多托雷斯脸涨得通红,同时坏笑着的塞尔吉洛拉莫斯搂过另一位西班牙人的腰,把他带到面前,紧接着将两人的双唇贴合在一起。




***


伊维萨和慕尼黑不同,直到半夜还是很暖和,而他很喜欢这一点。现在是午夜刚过,巴斯蒂安有一点微醺,他在晚饭后跟朋友们喝了太多的酒。他们现在刚刚到帕卡,而巴斯蒂安意识到自己已经一天没和卢卡斯说话了,电话和短信都没有。他们发过短信,就是昨天那条推特,再之后卢卡斯就不见了。巴斯蒂安想知道他的朋友睡觉了没有,因为他现在有点想他了,没和对方联系的一天结束得让人觉得不对劲儿。


念及此,巴斯蒂安毫不犹豫地按下了一键拨号,之后安静地等拨号音响了两声,直到另一边把电话接起来。


“巴斯蒂?”


“Hey,Luki。”巴伐利亚人从夜店门口走开,这样他能把卢卡斯的声音听得更清楚一些,这里非常偏僻。史蒂芬想要叫他回来,但发现他正在听电话后又合上了嘴。“我以为你已经睡了。”


“嗯,还没,这会儿还不睡。”卢卡斯的回答。


“你今晚要熬夜?你不累吗?今天过得怎么样?”巴斯蒂安问。


“嗯嗯,不错,我猜是。”卢卡斯的声音有点奇怪,不是说声调,就是感觉。巴斯蒂安皱眉。


“‘我猜’是什么意思?发生了什么事吗?”


“能出什么事儿?”尽管意思很明确,但卢卡斯的语气还是有点古怪,就好像他是在戒备。有什么需要戒备的?


“我不知道。你听起来怪怪的。路易斯怎么样?”


“他很好。”


“他喜欢火鸡吗?”


“当然喜欢。”一阵沉默。“嘿,嗯,你现在在伊维萨,对吗?


“对啊,怎么啦?”


“你什么时候回来?”


“周一,我想。拜仁和波特兰在周三有一场季前赛。”


“我们能见一面吗?”


这个请求是意料之外的,巴斯蒂安非常惊讶。“什么时候?为什么?难道你已经这么想我了吗?”他开玩笑。


“是的。”但是卢卡斯的回答很认真,巴斯蒂安觉得心跳为此奇怪地加速起来。


“你今天被什么东西砸到头了吗波尔蒂?”


“没,”波兰人笑了起来,让巴斯蒂安莫名地松了一口气。卢卡斯的笑声很有感染力,总能让他也跟着微笑起来。至少现在他知道对方还是他的卢卡斯,还是那个他十年来最好的朋友。“我认真的,Schweini,所以我们能不能见一面?”


“所以说什么都没发生,就是因为你想我了?”他依然觉得有点诡异,卢卡斯以前从来没有像这样过。他们一般只在国家队传召期间见面,但是现在,他是疯了才会拒绝卢卡斯。


“当然能啊。”


“你觉得在什么地方见面比较好?慕尼黑?”


“我没问题。”


“那就定在周一晚上好了。我周二坐飞机去波特兰,这样可以吗?你什么时候从土耳其回来?”


“周一晚上我在慕尼黑见你。”卢卡斯向他保证,听起来比之前要轻松一些了。


“好的,没问题。”巴斯蒂安低声说。


“你一会儿要泡吧吗?”


巴伐利亚人坏笑起来。“你知道我的,Luki。其实我现在就在一家夜店前面。”


“巴斯蒂!”史蒂芬在门口喊他。巴斯蒂安回头看向他。


“Hey,我得走了。”


“玩的开心,我的小兔子。”


巴斯蒂安微笑,“晚安,Luki。”


巴伐利亚人挂断了电话。当他走向在夜店门口等候的朋友时,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活力十足,就仿佛他察觉到自己的生活即将发生改变,翻天覆地的那种。




TBC




*这位Co是谁😂😂??求助


*bailando=dancing,原歌词就是(Bailando,bailando,bailando,bailando),这里傻波的OS是在呼应歌词撒~


欢迎捉虫!!感谢每个看文的盆友们!我去翻第六章了😂再次对不起…







评论
热度(14)
  1. Hildegard阿赫_ 转载了此文字

© Hildeg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