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莫泽尔的爱

[未授权翻译] You Owe Me a Drink

奋进羞羞脸(我在说什么

鲨:

sparkeythehamster  


Peter Jakes/Endeavour Morse


据作者留言这是AO3上第一篇傲娇和奋进的文,也是我看的第一篇,所以大概比较像第一季会发生的事?我就自己搞着玩,授权也还没要orz 还有要谢谢帮我看文的苏苏


————————————————————


 


Endeavour Morse闭上双眼揉揉自己的太阳穴——时钟走向夜半,他还在办公室尽快赶完Jakes警长下班前一小时毫不夸张地丢在他桌面,让他明早前弄完的文书。


他不禁有些恼怒,今晚新来的警官请大家到酒吧里喝一杯,Jakes似乎是刻意让他错过酒会。


如果不是Jakes趁着他们探长离开办公室后借机在他桌上甩了一沓文件,Thursday不会允许他这么做的,Endeavour想。


那位警官看起来人还不错,他们之前在大厅里聊过,相处得也挺好。他对古典音乐和歌剧有些了解,这对几个月以来遇见的都是....像Jakes这样的人的Endeavour来说真是意外的好运。


也不是说Jakes这人不好。


他非常忠诚,没人会否认——Jakes完全支持Thursday,他们同仇敌忾。


过去几周他好像也习惯了Endeavour的存在;当然他也总是一副不爽见到Endeavour的样子,但已经不怎么质疑Endeavour的能力了,而是把矛头转向他的社交障碍,对于这些Endeavour倒是可以接受。


午夜时钟敲响,他正好填完最后的表格。


这会儿没人还在酒吧了,所以根本没必要再去。


长叹一声,他抓起披在椅背的外套准备套上,这时有人走进办公室吓了他一跳。



刚走进来的人也同样被吓得不轻,有一会儿他们就只是站着相互打量对方,Endeavour正努力靠着台灯昏暗的光线认出进来的人。


“你还在这儿,Morse?”那种拖着长腔的语调只属于一个人。


Endeavour 恼怒地嘟囔了一声。


“你又回来做什么?还要给我更多工作吗?”尽管他平常不是挖苦人的那个,但Endeavour觉得要对付Jakes这个讽刺大王也只能以牙还牙了。


一阵沉默,


之后。


“我只是回来拿我的包,我忘在这儿了。”Jakes苍白地解释道,冲着那个确实被放在他自己办公桌下的黑包抬了抬下巴。


Endeavour挑高了一支眉,没再说什么,整理了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至少在明天再爬起来工作之前还可以睡上几个小时。至少知道Jakes睡得不比他久这件事也挺让人高兴的。


“我帮了你你知道嘛。”Jakes在Endeavour经过他时喃喃道。


这个奇怪的说法让Endeavour停顿了下,他转头看向Jakes,直视他的目光,发现他的眼里饱含正直——他没在讽刺。


“怎么帮的?”Endeavour 指了指那一叠文件,“这算帮我了?”


他本打算平静地离开,但现在他真的有点生气了。


“你认为我需要加班,大概你也认为那个‘牛津男孩’不需要睡眠,是吗?”舌头上膛准备好一场唇枪舌战,等待着Jakes的回击——最好有力一点。


Jakes 垂下目光,像是在斟酌措辞。


就在他的同事思考的时候,Endeavour 发现自己的眼神又不动声色地游移到这个站在自己面前只有一点距离的男人身上,他觉得他们从未靠得这么近过。


据他观察,Jakes是个好看的男人,又高又瘦黑发黑眼,比你第一眼认为的还有些味道。


“他之前是想泡你。”


Endeavour 回过神,摇摇头想弄清楚,“什么?”他恢复过来,“谁?”


“那个警官Harrison,”Jakes抱怨道,“他请客喝酒是因为他知道只有这样你才不会拒绝。之前他在大厅里和你聊天是想泡你,我觉得你没发觉一定是比我想的还要社交障碍。”就是这个,这个闪现的招牌笑容使整个尴尬的场合多了一点喘息的空间,缓解了紧张的氛围。


“别傻了,”Endeavour轻笑,但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他已经了解Jakes最讨厌别人说他傻。


果然,Jakes向后退了几步,闷声道,“哦,我们毕竟不是从牛津大学里出来的嘛。”他用最挖苦的口吻把重音加在了“牛津大学”上,听起来既忿怒又受伤。


“听着,我不是那个意思,” Endeavour很快道歉,伸手抓住Jakes的衣袖。


这个举动对两人来说都是一个惊吓,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俩都瞪着相互接触的地方。


无法控制的红晕升上了脸颊,Endeavour迅速抽回手。


“即使他是‘想泡我’,”他叹了口气,“和他出去喝一杯也没什么,同他聊天挺有趣的,再说这也不违法。”


“这我知道。”Jakes飞快地回道,似乎想要从Endeavour 眼里看出什么。


Endeavour可以发誓他看到Jakes的脸和自己一样隐约透出了红晕。


Jakes再次转过脸,拿了把笔轻轻敲着自己的桌子,“呃我明天可以弥补一下,我会请你喝一杯……如果你愿意的话……”



“好啊。”Endeavour同意道,希望自己不要回答得太快。他知道Jakes会看到他脸红,他也明白Jakes知道他知道自己在脸红,但他们谁也没提,一起走向出口。


Jakes突然展现出一个小小的惊喜的表情,他眼神明亮,给了Endeavour第一个坦诚的微笑,这是对方以前从没在他身上见过的。


“好的,那就别忘了。”Jakes笑道,“我不喜欢一个人喝酒。”


他们出门后Endeavour往左走向公交站,Jakes向右拐去取车。


“谁会喜欢啊。”Endeavour微笑,随着一股无法甩开的感觉扭头挥了挥手——他感到自己轻盈如飞。


 



评论
热度(36)
  1. 巴尔特慧 转载了此文字
  2. Hildegard 转载了此文字
    奋进羞羞脸(我在说什么

© Hildeg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