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莫泽尔的爱

[翻译]Tomorrow I Will Wake Up In Your Bed 1

原作by Fernedakki

 

要到授权啦~



 

现在我还没看到攻受暂且先假定为无差,等翻到肉在改一下tag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chapters/4582305?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false#comment_32637942

 


感谢忍受我糟糕英语和语死早的小beta @gracefully insane 如果没有她这文肯定没法看了。

 


On Bastian’s 30th Birthday, Lukas wondered what it would be like if he's in Ibiza with his best friend tonight instead of Turkey. The next morning, he woke up to find Bastian in his bed, naked and sleeping, and he’s not in Turkey anymore.

在巴斯蒂安三十岁生日的时候,卢卡斯不知道如果今晚他在伊比沙岛和他最好的朋友在一起而不是在土耳其,会是种什么感觉。第二天,他醒来发现巴斯蒂安躺在他的床上,赤裸着熟睡着。而且他也不在土耳其。

Notes:

I'm not an English native speaker, nor German for that matter. Feel free to point out any mistakes you find. This is an un-beta'ed work.

This partial requires local variable 'chapter'

chapter management



 


 

“嗨我的小兔子,我希望你三十岁生日快乐。@BSchweinsteiger #poldi #aha #HappyBirthdayBS”

 


 

卢卡斯一直盯着他的手机,在过去的十分钟里一遍又一遍的读着短信,他屏住呼吸按下发送键,然后把手机放回口袋。推特肯定会很快在称他们为schweinski的粉丝当中引发狂潮。

 

好吧,“我的小兔子”,认真的。波兰人傻笑了一下 ,他觉得这个词儿可能会有点太过了,但是这是这些天来他想到巴斯蒂安时脑海里冒出的第一个词儿。尽管他重读了一百次,看看自己会不会改变主意,他没有。他从未这么称呼过巴斯蒂安,虽然他曾经开玩笑地说他看起来就像一只小兔子。他的小兔子。他认为巴斯蒂安也许不会被气死的。巴斯蒂安从未被卢卡斯气坏过,无论有多吃惊他的行为或者他的笑话有多么不恰当。他很清楚,他选择这个词有双重含义;它可以被视为一个爱的语言,来称呼他的恋人,就像“甜心”或者“宝贝”。卢卡斯,目的只是这个,让世界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土耳其的太阳高悬,让天空和海洋反射出钴蓝色。卢卡斯靠在躺椅上,把扶手充作临时的枕头,他戴着墨镜但是没有穿任何除了宽短裤之外的衣服。他听到路易斯的声音从另一边的小型游艇传来,但是那儿再没有另外的声音了,这个地方是这么安静平和。

 

卢卡斯想知道世界上的其他人对他的推特有什么反应。他想知道巴斯蒂安在哪儿和他是否读了这条推。他知道至少将有一百万球迷会在他们的推特里tag巴斯蒂安,想要在他生日这天博取他的注意。

 

值得庆幸的是,卢卡斯曾教他如何屏蔽其他所有通知只除了他自己允许的人,他记得很清楚巴斯蒂安把他设为允许。

 


 

卢卡斯决定这不值得现在仔细衡量,他应该享受阳光和海,他就是冲着这个来的。要花巴斯蒂安一点时间才能找到他的推特;毕竟,巴斯蒂安并不像卢卡斯离开了智能手机就无法呼吸。当他的手机铃响起的时候卢卡斯正打算打瞌睡,他意识到振动音所以他就捞出了手机。

 


 

屏幕上显示的消息没有让他失望,他笑着打开了它。

 


 

“‘我的小兔子’,你认真的?”

 


 

卢卡斯回复道。“你喜欢这个不?”

 


 

“在你看来我像只小兔子?”巴斯蒂安回复他。

 


 

“是啊绝对的,小小小小小兔子,”

 


 

“[愤怒脸]球迷们叫我老虎,但你叫我兔子哦波尔蒂。”

 


 

卢卡斯把一堆兔子表情符号输进回复栏里,进一步激怒他的朋友然后点击发送按钮。

 


 

“我不是球迷们,”他写道。然后为了强调他的观点,他又发了另外一堆兔子表情。

 


 

“别搞了,卢基!你是我最大的球迷, 你敢不承认? ”

 


 

“好吧,但是我当时发这个没有一点理性嘛,所以你懂的。”

 

 

“我知道你脑子里没有一些像是常识之类的东西,我知道!”

 


 

“小猪……你不是真的这么想的,是不?“

 


 

“如果你不是用脑子想的,那你用的是什么?”

 


 

“我的心。”

 


 

巴斯蒂安那边沉默了,卢卡斯感觉到现状需要解救。

 


 

“无论如何,你现在在哪里?”卢卡斯打到。

 


 

在巴斯蒂安回复“伊比沙岛”之前,又是一个漫长的沉默。

 

==================================

 


 

哦,对了,当然,必须是伊比沙岛。还有哪里比伊比沙岛更适合疯狂的聚会庆祝你的三十岁生日?现在每个人看起来都在这他妈该死的被高估的岛上,从贾斯汀·比伯开始,到内马尔,而现在是巴斯蒂安?当然,必须是伊比沙岛。卢卡斯含糊的回想起巴斯蒂安在那遇见了莎拉,七年了,这邂逅永远的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把这个幸酸的想法推到脑后,他打到,

 

“生日快乐,小兔子,祝你和莎拉在伊比沙玩的开心,帮我跟她问一声好。”

 

“莎拉不在这里。”

 

这消息让卢卡斯抬起了眉毛。“你说莎拉不在这是什么意思?她在哪儿?”

 


 

“慕尼黑。”

 


 

慕尼黑?卢卡斯现在糊涂了。巴斯蒂安在伊比沙岛,但是莎拉在慕尼黑,在巴斯蒂安过生日的时候。这怎么说的通呢?

 


 

“为啥?”

 


 

“呃,我不想说这个。”

 


 

卢卡斯感到有什么在他的体内搅动。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巴斯蒂安不是一个爱泄密的男朋友,他很少谈到他的爱情生活,卢卡斯知道这挺好的,但是仍然感觉到一股冲动让他打道:“你知道你能告诉我任何事情,是吧?”

 


 

“我知道,卢基。我真的很感激,谢了。“

 


 

然后这就是了。这就是为何卢卡斯知道有些事情出了大篓子。他们吵架了吗?这必须是一场很严重的争吵,如果莎拉决定在一个这么重要的日子,像是巴斯蒂安的生日这天离开,让他一个人待着。如果他们分手了呢?突然的,他为他的想法感到羞愧。这不是第一次他偷偷的希望巴斯蒂安和她分手了,他不知道这种想法是怎么来的。如果巴斯蒂安真的和莎拉分手了,他会怎么做?突然他希望他现在能和巴斯蒂安一起在伊比沙岛。如果他知道莎拉不会在哪里,他决不离开孤单的巴斯蒂安。但是他现在不能走,他和路易斯还有莫妮卡在一起,不能简简单单的跳下游艇赶上下一班去伊比沙岛的飞机。他看着阳光下蓝宝石般的海,意识到他有多希望在西地中海。

 


 

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他感到他生活中缺了点什么。他有一个伟大的事业,一个漂亮的妻子和一个可爱的孩子,他有家人和朋友,财富和名声;看在上帝份上,他刚刚赢得了世界杯;一个男人还能在他的生活中要求多少?这些所有的应该足够了,但是奇怪的是,并非如此。尽管他们仍然在一起,莫妮卡和他并不共享他们对彼此的热情了,有时Lukas会怀疑,最初的时候他是否真的抱有那种激情。他们几乎不做爱了,他们知道他们仍在一起是因为路易斯。他们内心深处都意识到,这是个不言而喻的事实。当天晚上,当卢卡斯在漫长的一天后爬进他的船舱里的大号床,他不知道如果他今晚和巴斯蒂安在伊比沙岛,而不是这里,会是什么感觉。

 


 

***

 

光线从唯一的窗户上窗帘的缝隙滤进他的船舱,在他紧闭的眼睑上舞动。他眯着眼看着阳光,慢慢地的睁开了眼睛,他花了一分钟来适应亮度。“现在几点了?”他想,试着翻下床,但是有什么东西困住了他的腰部。波兰人立刻低下头,他看到的东西让他的心跳停止了。

 


 

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在那儿,趴在他的肚子上,靠着他,在他的床上,赤裸的沉睡着,他的左臂舒服的绕在卢卡斯的腰上,这就是困住他的东西。

 


 

“这他妈什么鬼!”卢卡斯咒骂到,然后巴斯蒂安猛的醒了。他起初看起来很困惑,然后盯着他,好像他在骂一个五岁的小男孩。

 


 

“你干嘛起的这么早,卢基?你为什么要这么大声?比通常声音大,我是说。”然后他打了个哈欠。尽管看到裸体的巴斯蒂安在他的床上打哈欠的场景非常让人分心,但卢卡斯必须集中注意力。

 


 

“巴斯蒂,这他妈怎么回事?你在这干啥?”

 


 

巴斯蒂安愣住了,然后慢慢的用手肘撑起自己,“好吧,现在,你准备玩什么游戏,波尔蒂?”他橄榄色的眼睛好奇的眯着。他身体的下半部分被羽绒被遮盖着,尽管卢卡斯已经在更衣室里看过了他的裸体几千次,卢卡斯依然感到难为情,他意识到他自己也是同样赤裸着。

 


 

卢卡斯脸红了,最尴尬的是,巴斯蒂安已经偷走了羽绒被给他自己,卢卡斯这儿就不剩什么了,一点也没有。他不相信他裸着,直到现在,他应该感觉到微风什么的,但这里太特么热了,还有更多的令人震惊的事情在这间房里,所以他们有足够的借口来解释他的无知。他慢慢的,巧妙的用他的手遮住了他的隐私部位,但是他不知道为何他必须对这个感到尴尬,巴斯蒂安可能见过这个一千次了,巴斯蒂安显然注意到他的尴尬,咧嘴一笑。

 


 

“晨勃让我们感觉有点不自在,是吧?”

 


 

这让卢卡斯的面部进一步升温了,他不是真的习惯了这个版本的巴斯蒂安,厚脸皮的谈论性和一切,但是话说回来,自从他醒了有什么有什么东西是正常的吗?

 

“路易斯在哪儿?还有莫妮卡?”

 


 

这个问题让巴伐利亚人措手不及,他眯起了他的眼睛更加怀疑的看着卢卡斯。“路易斯和他的妈妈在一起,他们不在这儿。”巴斯蒂安转过脸,从床的另一边下了床,他背对着卢卡斯的轮廓反射着从窗帘里照进来的光线,看上去像是诗人的梦境里的堕落天使。

 


 

“他们在哪儿?”卢卡斯感觉到随着他的问题,有什么东西凝住了他喉咙里的空气,

 


 

“科隆。”巴斯蒂安转过来,卢卡斯试着尽可能的不看着别的地方,除了他朋友的脸。

 


 

“科隆?那我们在哪儿?”在这些所有的谈话里,这是第一次卢卡斯开始恐慌。路易斯和莫妮卡在科隆?什么他妈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如果你不是真的在跟我开玩笑,我可能会觉得一瓶龙舌兰酒一定会有些奇怪的效果。但是今天是我的生日,所以我会暂时不去管它。”他走到卢卡斯的床边,波兰人僵住了。巴斯蒂安躬身毫不犹豫的吻了吻他的嘴唇,像是在做世界上最寻常的事情。这吻缓慢而甜蜜,卢卡斯太过震惊以至于他甚至不能呼吸。金发的男人最终离开的时候,他笑的甜蜜至极,使卢卡斯的心脏又一次停止了跳动。“我们当然在伊比沙岛,我的王子波尔蒂!现在抬起你的懒屁股,这样我们就能去疯狂庆祝我的三十岁生日了!“

评论(11)
热度(45)

© Hildeg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