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莫泽尔的爱

【KINGSMAN】无伤大雅【Harry & Merlin无差】

冰舞缈月:

鸣谢给我这个梗的世木太太!
关键词【脸盲症】
OOC瞩目






无伤大雅


梅林有一个秘密。
当然,技术上讲,作为金士曼的后勤指挥官,梅林有不止一个秘密,但这个却是其中为数不多的无伤大雅的几个秘密之一。
那就是,梅林患有面孔识别障碍症——通俗地讲,他脸盲。



金士曼的指挥官患有脸盲症当然不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这个细节甚至从未曾出现在梅林的档案上。看在上帝的份上,如果亚瑟知道他有这个精神方面的小问题,他不可能得到这份职位。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他不够专业——事实证明,他从未因为这件事出过岔子。其实除了职业方面的考虑之外,梅林对这个困扰其实并不介怀,它并未真正给他的生活带来太多的负面影响。
这只是一个先天缺失引发的小问题,Prosop-agnosia,他大脑颞叶上的梭状回面孔区出现了一些功能性的障碍,仅此而已。
而且十分幸运的是,梅林的脸盲症临床表现为对别人的脸失去辨认能力而非看不清对方的脸,因此这个小小的不足可以通过在其他方面的努力来弥补。

对于那些在他生命中占有一席之地的人——泛指他的朋友和同事,总之是他会规律性会见的群体,梅林甚少出错。凭借他为人称道的智商,根据他人的说话方式、衣着打扮、行为举止来判断对象的身份根本不是难事。而在指挥任务的过程中,由于总是通过第一视角面对世界,自己、敌人和盟友分明得如注视着撒在白纸上的墨渍和血点。
总而言之,在梅林并不算太过丰富的人生中,能够让他见到一面以上的脸孔本就不多,值得存入大脑记忆库识别系统的就那么几个,而这几位的特征在他心里清晰得就像用二进制代码编写的程序。
其实梅林暗地里还挺喜欢自己的这个缺陷,因为这给了生性淡漠的他一个完美的借口去隔着一层面纱看世人,理所当然地无视掉无关又无聊的匆匆过客、与他人保持恰当的交际距离。有时在他眼里,熙攘大街上与他擦身而过行色匆匆的路人们不过是一个个色彩黑白的无脸人。这样很好。他可以不被打扰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一切泰然处之,研发科技、编写程序,不时和这与他亲密相拥的世界一起,看着那些和他无甚关联的人在远处演绎一场场悲欢离合,慨叹然后转身,甚至没有怅然。


然而有一个人发现了这个秘密,一个每次见面梅林觉得挺漂亮的男人,哈利哈特——他的下线骑士之一。
时任加拉哈德的骑士应该把自己的发现归功于运气,或者说是,两次巧合。

第一次完全是误打误撞。梅林刚指挥完一个令人揪心的任务——凯几乎是丢出了两打火机炸弹才让自己撑到了支援赶到,他摘掉了眼镜,只想一个人和他那加了三勺糖的咖啡待一会儿。但他听到了脚步声。
来人停在他面前,颀长瘦削,穿着藏蓝色的西装,口袋里规矩地放着白手帕。
梅林揉了揉眉心,“珀西瓦尔,有什么能帮到你的么?”
对方推了推眼镜,无辜地睁大了两只无法令人忽视的眼睛,“梅林,你没事吧?”
哦,不!他简直想一掌打在自己脑门上:这是加拉哈德的声音。他本想道歉,然而话到嘴边却是,“哦!加拉哈德阁下,您瘦身成功了么?”

第二次也许并不是个那么无辜的巧合,但永远不会有人能找到证据来否认。
那是一个周六的下午,阳光温暖得正好,并且难得没有下雨。梅林作他标志性的短风衣打扮按着地址找到了一家古董店门口。哈利哈特约他来此处消磨一个下午,而作为一个重信守诺的绅士,他没有办法拒绝。
他没看到那个纯洁的骑士。不过这也不奇怪,加拉哈德阁下从不以守时闻名。所以梅林十分耐心地倚在旁边的的栏杆上等待。
但当时间过去了二十分钟之后,梅林不由得有些焦虑。一方面他开始怀疑自己是被那个骑士耍了或者更可怕的情况就是对方在来的路上出了什么状况,另一方面,他开始觉得四米外那个穿着棕色羊绒外搭和米色长裤的男人十分不对劲。这人来得比他还早,悠闲地站在那里,看起来无所事事又毫不着急,并不像在等人也不像要离开,还不时朝自己这边望一眼。虽然这男人长得挺漂亮如果是变态实在太可惜了,但一切皆有可能实在不得不防。
就在梅林暗自警惕地盯着对方、右手探向别在腰间的枪的一刹那,对方笑了,而且笑得一发不可收拾,甚至连原来一本整齐的头发都被震得掉下来几缕散落在前额上。
一个可怕的假设进入了梅林的脑海,他几乎想扭头就走。
“天啊!梅林,你不会真的没认出我来吧!”
梅林本来想说:“在任务里装死借机约上线陪他出去买东西的特工居然还胆敢玩恶作剧是不是真的不想活了!”但最后说出口的是:“哈特先生,我没想到您还会穿休闲服啊。”


作为一个标准的老派绅士,哈利哈特绝不趁人之危,并且他倾向于急人所急。
但对于梅林而言,这并不能完美地解释对方在第三次约会的晚餐结束之后出其不意地用自己的领带围住了他的眼睛这一无礼行径。
“放轻松,梅林”哈利嗓音低沉,“我只是想帮你解决一下你的小问题。”他把梅林推到沙发上,然后自己长腿一跨、面对面地坐在了梅林的大腿上。
梅林一时竟对“小问题”的定义有些恍惚。
“你认不出我的脸,对不对?”他们交换了亲吻,一如既往地美好。“没关系,我可以让你记住它。”
话音刚落,梅林便感到哈利哈特那湿软火热的舌头伸了出来,划过他的上唇,然后重重地从他的鼻尖舔到了眉心。那其实不是很舒服,然而却奇异地亲密。
然后哈利用他的鼻尖抵住了梅林的唇。他收到了这个暗示,犹豫了片刻便即照做。他喜欢那鼻骨的弧度,他在舌下感受到了力与美与生命。这或许能道明为什么他后来又返回起点,亲了一口。
在哈利的引导下,他再接再厉,用唇记住了对方的眉骨与眼睑,用额头亲吻了脸颊。
在那个朦胧的晚上,他们耳鬓厮磨,漫长地缠绵,解决了不止一个小问题。


虽然梅林的脸盲症从没消失不见,但他至少能无比肯定、不需经过任何推理地认出哈利哈特了。这已经非常够用。
他无法解释这一切是怎么做到的,但他认得,就是这么简单。每次他看着眼前那张脸,就能记起那上面每一寸肌肤、那下面每一块骨骼的轮廓,然后他就知道,这就是他的哈利哈特。
虽然他有时不愿承认,但哈利潜入了他的生命中。他就像梅林生活里无数变量中的常量,亦如同黑白街道上的一抹亮色、无数无脸人中唯一面容清晰的一个。
哈利也是唯一一个把梅林的内心与被窝煨暖到让他愿意放弃自己微凉却惬意的孤独、在这世界冰冷的穹盖之下与之相拥的人。

梅林觉得这样也不错,他的生活变得更加真实了。而且哈利哈特有张漂亮的脸,记住这张脸并不耗费太大的脑容量,边际收益大于边际成本。




只是后来,那张漂亮的脸上多了一个洞。梅林吻上去,记住了它的形状。然而这是一个无用信息——他再也不会看见这张脸了,也就再也不需要在人海里认出它。
哈利哈特死了,就像一个消失的锚。梅林的生活因此改变了很多。
不过单就我们所谈论的他的脸盲症而言,这件事只是让其情况退回了原始状态、并没有恶化,其实无伤大雅。

评论
热度(88)
  1. Hildegard冰舞缈月 转载了此文字

© Hildeg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