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莫泽尔的爱

Backstrom-Too Little Too Late (NV,PG-13)

need moreeeeeeeee!

Still I Try:

名称:Too Little Too Late


剧名:Backstrom/丧心病探


配对:Niedermayar/Valentine




Valentine承认,一开始他是被Niedermayer的外表吸引。拜托,浓密的发量,梳里整齐的发型,烫的平整得体的西装,还有那种『是个天才懂得所有事情』的模样…该死的性感。喜欢诗歌和哲学?文学系的浪漫家伙跑去特案组,拐到他不就一箭双雕?既浪漫又有体格与胆识的男人,数量稀少啊。


对了,还有和那个老混蛋的赌注,200美金啊,不试看看的是傻瓜。


他几乎百发百中的媚眼与调情在车上被Niedermayer没特别反抗的接收时,他以为成功了,偏偏那个男人在几分钟後把他用手铐将他和Robbie 锁在一起。幸好那个西装混蛋最後有接收到他的暗号,在隐瞒警方身分的瞬间乱又倒迷他一把,连损失最大的Robbie也中招。


手铐对他们两个来说都没有束缚性,他三两下就解开手铐,摆脱一直追问Niedermayer电话的Robbie,扫兴的回家。Robbie竟然还厚着脸皮猜测西装警探喜欢重口味点的类型,Valentine不爽的咬着下唇,连电话都没要到,让他有点不爽,就怪自己当初想多贪那100美金,赔了夫人又折兵。


他其实也没有太认真,掰弯直男最大的倚靠就是性吸引力,但是他们总会想到建立家庭,回归『正常』,把和男人滚床单当做消遣。比起那些因为有了孩子才被包养的女人,他这弯的纯正的Gay更容易被抛弃。


这件事很快被他抛开,毕竟Niedermayer实在不算是个能轻松摆脱的类型,就算他得逞了,之後闹僵一定很难看。




隔天下午,他听到几声拍门声,Backstrom睡的很死,明明就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却毫无清醒迹象。执拗的拍打声再度响起,不放弃的加快速度与力道,恼人的金属撞击声响让Valentine烦躁。


他只穿着坦克背心和一件贴身的内裤就冲下楼,暴躁的推开沈重的门。


刺眼的日光让他眯起眼睛,隐约注意到对方很高大,腰间的警徽让他辨明男人和Everett一夥,转身就往船屋内走。「他还在睡,昏迷不醒像个死猪!」


对方迟疑了一下,迟迟没跟进船内,这让Valentine有些气恼,他眯着眼睛瞪着逆光只能看见轮廓的男人。「嘿,你得进来把他叫醒,我可不提供Morning Call的服务。」


他走下楼梯回到房间,头也不回的钻进被窝,听到鞋跟敲击金属的脚步声。「请顺手把门关上!」


听见门关上的声音後,他满意的闭上眼睛,重新陷入黑暗中。




他是被一道视线唤醒的,Valentine从没带过人来到Everett的船屋,这里是他的避风港,在黑市混出来的警觉性让他瞬间清醒。他微微眯眼,想看看床头柜有什麽比他的睫毛膏还有攻击性的武器,Everett应该已经跟那个警探走了,孤立无援的情况下他只能自救了。


飞快的抓住床头柜留下的玻璃杯,Valentine使劲全力往视线的来源砸去。


满意的听到惨叫,Valentine得意的微笑,想抓起床边的裤子就往外跑,却在看清男人的长相时,停下脚步。


「Niedermayer?」他惊慌的冲上前,试图拨开警官脸上的玻璃碎屑。那个玻璃杯好死不死的砸中墙,玻璃碎屑划伤他几天前的打赌目标,Everett特案组的警官Peter Niedermayer的漂亮脸蛋。「喔我的天哪该死,你没事吧!?」


「该死的痛!」Niedermayer生气的回答,推开Valentine的手,想自己动手。


「别傻了,你会把自己的漂亮脸蛋割伤的。」狡猾的古董商拉起暴躁的警官,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帮你,你先坐上来。」


顺从的坐在床上,Niedermayer臭着脸让Valentine取下他脸颊上的玻璃,幸好没伤到眼睛,额角的伤口也不大。「我以为警官都是硬汉。」


「被人不分青红皂白砸玻璃杯的生物都会叫痛,这叫反射动作。」男人低声抱怨,在最大片的玻璃碎屑拿下时嘶了一声。


湿润柔软的温热物体接触他的脸颊,Niedermayer忍不住倒吸口气。猛然睁眼,眼前只看见Valentine穿着坦克背心裸露出来的肌肤。「都拿下来了吗?」


Valentine模糊的应声,继续大吃警官豆腐,他好久没有做爱了,眼前出色的男人就是个凑到他嘴边的肉,不咬一口太可惜。


他暧昧的从警官的耳边舔到颈部靠近衬衫领口的地方,用牙齿啃吮男人敏感的喉结,充满挑逗意味。警官抓住他的大腿根部,像是在推他又像是在捏他的臀部,这让Valentine兴奋的哼笑。


「等等…」Niedermayer哑着嗓子在做最後挣扎,但是主动的男人已经跨坐在他的腿上,这让他的双手尴尬的移到臀部的位置。


只穿着贴身四角裤的Valentine性感异常,少了黑色的眼线,男人看起来青色的像只妖精。「拜托,你也等不及了吧?」


Niedermayer低吟,重要部位被暧昧的揉捏实在很难清醒的思考,但他靠着多年的训练做到了。「好吧,但我们得商量一下固定的约会时间…」


「啊?你说什麽…?」


「然後你得把手机号码给我…」警官的手钻进男人的背心里,抚摸温暖光滑的背部。「断绝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关系…」


「喂,你给我等等…」Valentine的唇被男人强势的入侵,堵住接下来想说的话,彷佛在脑袋大放烟火般的快感让他腰部发软不住的喘息,整个人兴奋的要命。


「你该死的性感…」Niedermayer在两人松口喘息时低声说,紧紧锁住身上男人的腰部。「你得负起责任,没人在掰弯直男後不贡献点什麽。」


Valentine感受到Niedermayer的炙热,但他有点被警官的话吓到了,怀疑自己耳朵坏掉的黑市古董商拉开距离,瞪着眼前的男人。


整齐的头发被弄的有点乱,狂野又帅气,整齐的西装被弄的满是皱摺,漂亮的瞳孔里倒映的都是他的身影。


Valentine心跳以前所未有的频率在跳,眼前的男人是认真的。「F*ck,你要管住我得费点功夫了,Sgt. Peter Niedermayer。」




我真的是疯了啊!才看三集就能摔进一个坑!X_X坑里找夥伴




Suoye




20150209



评论(2)
热度(5)
  1. Hildegard冗日 转载了此文字
    need moreeeeeeeee!

© Hildegard | Powered by LOFTER